How can ICT complement the teaching of Chinese Language?

How can ICT complement the teaching of Chinese Language?

Date
Monday, 30 November 2009

Media Type
Lianhe Zaobao - Pg18

华文教学如何与科技共舞?

林德义君发表于11月27日《言论》版的"华文教学与IT科技",从科技业者的角度给本地的IT融入华文教学的议题提出健言。这里,我想从教学设计的角度切入。
 
许多(不论任何科目的)本地教师,都有一个迷思:设计实施融入IT科技的教学活动往往只利用一套科技工具(或是一种工具为主,其他的工具如搜寻网站、电子辞典为辅;此工具可以是硬件或软件,或两者的组合,如手机是工具、基于手机的电子辞典也是工具),如林君文中提到的只使用博客、只使用社交网站(如脸书、推特),或只使用多媒体软件的个别教学活动。这基本上是工具导向的教学设计,也可能使得学习活动略显单调。
一如林君的观点,多数多媒体学习软件没有真正的互动功能,而只是走回过去的行为主义的操练式学习的老路。林君指出:"如果软件设计得当,就能发挥因材施教特性......"换句话说,林君的解决方案是开发新软件,把互动功能融入多媒体学习。
 
林君文中对"互动"一词没有多做说明。但"互动"可以有两个层面:一是人机互动(学习者与科技工具的互动,使得有关工具更为个人化);一是做为人与人互动的平台(如手机简讯、电邮、即时通信、博客、社交网站等)。在语文学习的范畴中,师生之间学生同侪之间,甚至是学生与其所在的社群互动的重要意义,在于语文毕竟是沟通的工具;这也因应了当代语文学习理论中重视交际式语文学习的大趋势。
 
创意教学不必单仰赖科技
 
那么,究竟提升互动功能,是不是非得依赖软件开发呢?是不是市面上的华文教育软件奇缺,那有意把科技融入教学的教师就必然会"巧妇难为无米炊"?
 
国立教育学院在近几年来对受训教师的有关教学科技化的培训,越来越重视培养他们设计(我姑且称之为)"学习流程导向"的教学策略的能力。这种以学生为中心的小组学习策略,可能是任务型或专题作业型的学习活动(这也是语文学习界的另一新趋势),让各组学生通过教师所规定的学习活动步骤(甚至能力较强的学生可以自拟学习流程),在不同时候使用不同的科技工具,完成学习目标。
 
例如,教师可以给学习小组提供一个情境:我的中国笔友要来新加坡玩三天,让我来给他规划行程,两周后写好一份华文电邮发给他。整个学习流程,应以纯华文进行。

教师或许可以安排一个与本班学生同龄的中国学生来做角色扮演(当然可以找在本地求学的中国人);学生首先得发电邮(锻练学生的写作能力),或通过网络聊天室如MSN(文字的应对能力),甚至是网络视讯会议如Skype(口语交谈能力)来向这位中国人打听他最感兴趣的是哪一方面(历史?各种族文化?大自然?)、有哪些饮食偏好等。
 
然后,各组学生"开工",初步脑力激荡出可能的行程,以及规划时需要留意的事项(这时可考虑使用概念图绘制工具,锻练思维及组织知识的能力),及商议各别学生在未来两周内的任务、策略,及小组何时及如何持续沟通。
 
学生们可上网搜寻资讯、向其他网友收集建议,并利用Wiki做为"小组笔记本"(社群学习的空间),整合所搜集到的资讯。如果个别学生有兴趣,还可以自开博客(个人学习的空间),或利用社交网站,随时向大家报告执行任务的进展,附带来个生活随笔。在这段期间内,学生随时可查阅老师推荐的电子辞典或其他相关的语文、旅游参考资料(印刷的或网上的);小组可面对面或上网商讨任务进展,或甚至可以再次联系"中国笔友"要求澄清一些个人喜好的问题。
 
教师可以故意设定"中国笔友"想在某个新加坡佳节期间来新,如屠妖节,而要求学生最终推荐"中国笔友"顺道去参观小印度,并且得在电邮中写一段短文介绍屠妖节。
 
最后,学生可以写电邮、制作简报等,图文并茂地把推荐行程发给"中国笔友"。"中国笔友"可以礼貌地回复(透过电邮、聊天室或视讯会议)说因为某某原因,希望行程做一些改动。学生们商议并修订后,再发封电邮回去告知有哪些变动。
 
基本上,近几年从教育学院毕业的教师都受过相关的教学设计培训。上述的例子可能较适合中学生,但也有针对小学生的设计——后者可能较重阅读或口语,而写作、思维的成份则较轻。而前述操练式的多媒体教育软件,仍可能融入这类设计中,如作为学习流程开展之初的基础语文技能学习或强化的工具。
 
目标先行的教学法
 
这类教学设计是以教学目标先行,然后是设计学习流程,再来是选择适当的科技工具并可能根据所选择的科技工具的局限,回头来修改学习设计。教学目标先行的重要性在于避免落入为科技而科技、为创新而创新的设计陷阱中。举例来说,口语学习有"改进发音、咬字"和"对话时的应对能力"两个层面。如果你的教学设计是录制播客,让学生照本(可能是故事、新闻播报等)宣科,那你就不能宣称这个活动旨在锻练"口语应对能力"。
 
当然,要每个教师,尤其是较资深但未受过相关培训的教师来设计这类活动,有其资源及时间的限制。林君提及的开设教师资源分享网站,本来是一个不错的概念,可以让教师共享自行开发的教学设计和资源。本地其实就曾出现几个这类的华文教学网站可教师的反应似乎并不热烈。
 
林君也提及华文课时间有限,难以进行额外的科技融入教学活动的问题。解决方法之一,就是将之融入正课的学习中。就算无法找到与课本直接相关的多媒体学习材料,也能通过教学活动设计来辅助、强化正课的学习。像上述的学习流程导向的教学设可以与正课内容挂勾,再将之牵引到学生的生活;把较耗时的自主学习、社群学习活动大部分转移到课外进行,最终把学习成果带回课堂。
 
当然,我也不主张一年到头、时时刻刻都得把教学科技化,毕竟时间、资源、师生的精力都有限。相反的,教师可以在全年课程中选择性地融入科技,在效率(学习速和效果(学习深度)之间求取平衡。要不然,就应走向一人一机的流动学习模式,学生人手一台能上网的流动设备(如手机、笔记本电脑),培养起自主学习的习惯——这是教育部"第三个资讯与通信科技教育应用总蓝图"的政策之一,预计在五年内达致这个目标。
 
前阵子与几位本地年轻华文教师交换意见。他们尽管私底下喜欢科技,可又置疑是否应该过度强调科技融入华文教学。他们并不苟同我们投多媒体世代重感官而轻文字的孩子所好,以视听取代文字的语文教学。他们认为影像是肤浅的,文字才能真正承载智慧和文化;用播客听故事,不如读书。他们坚持书本才是"学习之本"。培养小朋友对文字的敏感度,是语文教学的当务之急。
 
我的回复是:我也不主张科技主导教学。以教学目标先行而进行学习活动设计,更能正确地看待科技在教学中的角色——它可以是学习材料的载体、学习工具、学习伙伴(而书本又何尝不是;但科技又能帮助学习者做到书本所做不到的一些事,如跨越空间的沟通)。多媒体是不是必然比书本肤浅,还看影音内容的深度和学习者有无能力去诠释影音背后的意义。
 
而提升文字敏感度的目标该如何达致?一句话:还是教学设计。我不认为这些设计非用科技不可,但只要设计得法,科技的应用或许更能如虎添翼。科技的教学应用,不该是只有一条直路;它充满了多少可能性,值得教师去继续探索。

Source: Lianhe Zaobao - Pg18, sph